-这- 我是一只病态的鸟 步履蹒跚 对于现场 充满疑问 -乱码- 鱼儿亲昵地从孤寂支更鸟的盆骨中穿过 终于再也没有什么再可以放弃 独自看着门房后唯一生长的花朵渐入梦境 安静得如同一面被炮火轰炸后破碎的墙壁 我只想和孩子在一起,单纯眼睛闪着洁[…]

塑料的香味升起,整个屋子失去了真实感,而我呆在这里,并且沉默。身边走过一只妖气十足的猫,而从窗户飞过的人们拥有着木头似的肢体,面上僵硬,头发沸腾。也许我应该跟着他们一起飞,让景物在眼角滑过,来不及顾盼,来不及眷恋,来不及牵挂。可是我只是一棵[…]

突然间的害怕,寒冷包围了我。 这并不是陌生,也不是孤独,更不可能是被迫的压制 生活碾过了,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让我摸索痕迹 顿时的平凡,像是街上的流浪狗 疼,丝丝的疼,咬着牙齿,哼不出声。

 忘记什么时候听到的这首歌,便无自抑的喜欢上并开始沉迷,听的粤语版。近乎缠绕溺水般的曲调,再加上这窒息空灵的歌词,像是快冰凉的生铁卡在胸口。爱比死更冷,拥抱比背叛更疼。 你在水中央 向我轻轻呼唤 不知道为什么 我已走入水里 越来越跟你接近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