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黑了,天黑了。 每天都冒着被暗夜淹没的危险活动在晚上12点到凌晨。 不敢闭眼,更不敢胡思乱想,剪指甲或者数着烟灰缸里的烟蒂。 我知道,我在苦耗着我唯一可把持的生命,我唯一可把持的。 每天都在祈祷,在黎明到来之前休息,休息,哪怕是片刻,这都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