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发现,我该写的太多,该说的太多,该做的太多,该表达的太多,我忘记了赞美,忘记了关怀,忘记了微笑,忘记了我该告诉你,我的唯一,我坚持的道理。 我亲爱的孩子,我在如此亲昵的唤你,不知道你会不会习惯。 我亲爱的孩子,是这样的,我昨晚梦到了你[…]

六月,一直没有看到燕子,所以,我还在定义,现在依然是冬天,只是没有雪,或者适宜的寒冷。在想两个人,两个寒冷的人,抱在一起取暖。 小说的结尾,并没有给我一个完结的句号,我想,他希望我去寻找一个干净的结果。对不起,如果真的这样,天会一下子会黑掉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