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了很久的眼泪,我哭了。 在看MOP,那些农民工,让我想起了现在还在工地上干活的父亲。我一遍一遍的看着那些伟大的父辈们劳作的照片,哭了。 鼻子很酸,心里闷闷的。 说不出话,但我相信明天会好起来的,我会努力工作,好好的孝顺你们。

天黑了,天黑了。 每天都冒着被暗夜淹没的危险活动在晚上12点到凌晨。 不敢闭眼,更不敢胡思乱想,剪指甲或者数着烟灰缸里的烟蒂。 我知道,我在苦耗着我唯一可把持的生命,我唯一可把持的。 每天都在祈祷,在黎明到来之前休息,休息,哪怕是片刻,这都[…]

多长时间来,一遍一遍看着以往的日志。我,蹲坐在床沿上,吸着烟,初春的天气里,房间里不再那么寒冷,自然也失去了温暖的含义。很多故事还在发生,没法阻止的,于是便成了过眼云烟。无法专注的做好一件事情,成了自我折磨的工具。 伸出手,摸着自己冰凉的脚[…]

21日,和谐的社会沦落到我的头上,博客,WAP站通通不能访问,拜佛烧香也无济于事。去某些相关站点拜读一些及时文章后才知道,和谐了。现在是24号,和谐后的第四天,所有的数据都没了,还好我有备份的习惯,但所有友链都丢失了。难过,除了难过都没有。[…]

最近什么心思都没有,什么都写不出来。希望朋友们原谅。———— 扎藤 2009/02/04 00:19 “新年”我不愿提及的词汇,对于年龄的增大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厌恶。但我却感觉到可怕的衰老,你知道的,衰老并不可怕,可怕在于感觉到他,触摸到他[…]

深夜,在黎明到来之前,从游戏上下线,没有困意,很想写一些东西,不是给谁看,而是安慰自己.并非寂寞,即使是,我也不会承认. 一个星期的自我放纵,没有白天黑夜的泡在魔兽游戏里,砍杀,也遇到些好朋友,一起聊天,做任务,升级,打装备.可,我还是快乐[…]

几天,一直写不出任何东西,难以形容的现状,我想,我在折磨自己,从月初到现在,半个月时间体重减了4斤,每天只吃一顿饭,然后就是不停的喝水喝水,排泄排泄,狠命的想把自己抽空才觉得过瘾,解恨. 我的小房间,客厅的一半,距离南面的阳光有四堵墙的距离[…]

时间,凌晨0:13,一切变成了昨天,我在试图总结这一天中的一切,这仿佛早已成为一种习惯,总结,提取,抛弃一部分,留下一部分.那么昨天,我想应该是快乐的,对,应该这么认为,我肯定! 熟悉的女人,熟悉的男人,我的朋友,兄弟姐妹,我们吃饭,畅谈,[…]

阿姐,我承认,我真的没出息,我又一次开始想你,这次没有那么突然,只是工作间隙在楼道里吸烟的时候,突然就那么一下,停顿了.就在电梯门开了的时候,我看到一位可爱的姑娘,这让我想起了你的年轻,还有你的无聊和寂寞,你的毫无计划的青春. 我记得你曾经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