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长时间来,一遍一遍看着以往的日志。我,蹲坐在床沿上,吸着烟,初春的天气里,房间里不再那么寒冷,自然也失去了温暖的含义。很多故事还在发生,没法阻止的,于是便成了过眼云烟。无法专注的做好一件事情,成了自我折磨的工具。
伸出手,摸着自己冰凉的脚趾。周围的人们大声谈论着爱情和婚姻。而我还在想,怎样才能让自己快乐起来。明天?也许就是明天。
很想写一些故事,细小的,能让自己感动的,哪怕是灰尘掉进水里。可那一直无法触及的敏感无以休止的退缩,我在逃避什么,一种未知的恐惧,对于陌生,对于一直奢求的温暖,对于情感,对于所有让我不至于孤独的原因,我担负着这一切的责任。
谈论些事情吧,至少不至于如此聊以寂寞。
我的孩子,你难以抚慰的躯壳,被风刮上了树梢儿,我看到你瞳孔里惊恐的眼泪,这也许不该是为我而流。可你也不必为此感到羞愧,我的孩子,在天黑前,我会为你熬好一锅湿热的稀饭。你的耳朵,就张在我胸口的伤疤下,夜以继日的嚎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