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,在黎明到来之前,从游戏上下线,没有困意,很想写一些东西,不是给谁看,而是安慰自己.并非寂寞,即使是,我也不会承认. 一个星期的自我放纵,没有白天黑夜的泡在魔兽游戏里,砍杀,也遇到些好朋友,一起聊天,做任务,升级,打装备.可,我还是快乐[…]

几天,一直写不出任何东西,难以形容的现状,我想,我在折磨自己,从月初到现在,半个月时间体重减了4斤,每天只吃一顿饭,然后就是不停的喝水喝水,排泄排泄,狠命的想把自己抽空才觉得过瘾,解恨. 我的小房间,客厅的一半,距离南面的阳光有四堵墙的距离[…]

时间,凌晨0:13,一切变成了昨天,我在试图总结这一天中的一切,这仿佛早已成为一种习惯,总结,提取,抛弃一部分,留下一部分.那么昨天,我想应该是快乐的,对,应该这么认为,我肯定! 熟悉的女人,熟悉的男人,我的朋友,兄弟姐妹,我们吃饭,畅谈,[…]

阿姐,我承认,我真的没出息,我又一次开始想你,这次没有那么突然,只是工作间隙在楼道里吸烟的时候,突然就那么一下,停顿了.就在电梯门开了的时候,我看到一位可爱的姑娘,这让我想起了你的年轻,还有你的无聊和寂寞,你的毫无计划的青春. 我记得你曾经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