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,打开电脑,无意间在一个群里发现这条信息,心里很高兴,心想快乐是会传染的,予人快乐,己亦快乐! 一天我救了佛, 佛說:我可以让你许一个愿。 我说:让我群里所有朋友永远健康快乐! 佛说:只能四天! 我说:好,春天、夏天、秋天、冬天。 佛说[…]

骨灰 我只是那一捧一捧的骨灰 在干旱的呼吸里等待 一个可以容下我的 所有的 盒子 或者,在粘稠的夜里 让行人的风 带走 这唯一的一抹   最后一发子弹 我向妈妈要了一条小河 并在水面上画很多的水鸟 它们是一些很爱自己的鸟 喜欢水面的波纹,更[…]

从来没有如此刻意的感觉到时间的漫长,也许是因为无聊,但更多的是失望。 周6:前门大街,人群,生硬的街道,陌生与陌生,所谓的商家小贩,叫卖的口水与大牌门庭的冷落。 西单,繁华,物质刺激下的购物欲望,满大街用化妆品堆积出来的看不出年龄的女人,饥[…]

1997年,复读初三,高于分数线40分升入一中,故事才开始。 1998年,成绩、足球,偶尔的几个兄弟,快乐,不容易满足的虚荣心。 1999年,该来的已经露出了头角,朦胧的,逃避着,被辗转了那么多次,聚会和酒水以及挥洒都用不完的青春年少。 2[…]

突然间的害怕,寒冷包围了我。 这并不是陌生,也不是孤独,更不可能是被迫的压制 生活碾过了,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让我摸索痕迹 顿时的平凡,像是街上的流浪狗 疼,丝丝的疼,咬着牙齿,哼不出声。

和江南谈论电影的问题,或许根本不能算是谈论,两个人各执己见,试图说服对方认同自己的理论,争执不下。不过还要感谢江南的推荐,我想,等真公映那一天,也许会去影院看看,只是也许。至于带着怎样的心情,我想肯定当成动画片来看吧,因为也只有这样,才能在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