⑴我们一直蹲在影子里呕吐 直到,眼前所有的事物都开始眩晕 一根鱼骨扎破了大脑才肯罢休 然后挽起裤管,袖手,不流鼻涕的傻笑 ⑵有时候在想,如果我疯了,会有后悔的念头产生么?大概没有,我想,于是嗤笑。一根烟点来点去,吸了好几次,还剩下那么一节白[…]

奔跑; 左脚缠绊着右脚; 呼吸,疼痛; 死亡在固体的空气; 明白,逃脱不了的圈套; 我的窗户背对着所有的火光; 粉碎的凝望; 沉思爽快的悲哀; 在最高的枝头; 一剪破碎的影子; 咿呀的语言干涸在桥下; 期待; 蠢钝的刀口开出残嫩的绿; 一抹[…]

太阳变成紫色的轮廓 一条小蛇爬过我潮湿的舌苔 两条水泥管的夹缝里,一只小麻雀把声音唱得低沉凄婉 我还以为秋天很快就要来了 可是没有 灿绿的叶子依然耀眼 那悠扬的吉他飘过的依然蔚蓝 头发,一根根的弦 拧结成可以网住露水却网不住呼吸的丝盘

那天,我傻傻的蹲在门口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对于明天,我对自己,和对时间的要求 那一刻我想我真是个孩子 我在规划呢,呵呵 规划日子,就应该像含在嘴里的棒棒糖,只要努力的去舔 就会变成椭圆、圆棱、长条。。。任何形状 只要我愿意,我可以把它甜成我愿[…]

我倾心的存在在未来的岁月,我美丽的存在在另一个地方:我的心在高原、在峡谷……尽管我也走入城中,在夏夜的咖啡馆里喝过柠檬。我的存在在另一边,我的道路在另一个地方,尽管我出入过江河,在群山的独居中孤饮。我像那块石头躺在沟壑里,我的感觉在石头下那[…]

一个完美主义蛇的蜕皮  下雨了 下雨了 我走在一个人的雨滴里 没有人知道那些伞哪儿去了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走着 再后来我唱了一支歌,在 满地流失的声音里,我哭了。 刀 总是有一把刀跟着 在我坐车的时候 它就在窗外晃动 威胁着我的神经 有一次[…]

代我问候你的父母 还有那些不知道姓名的兄弟姐妹 告诉他们 我会为了 养着谁 或者为了多挣些送礼的钱好好的活着 我真的会待好自己 就像养家里的老黄牛那样养着自己 天天准时吃草喝水 尼采讲:“幸福是指有能力随时随地用心灵品尝生活的味道。”周国平[…]

还在不断的发现,还在不断的懵懂 很多事情开始 由明白变的糊涂,由了解变得麻木 开始不了解自己,更不了解想了解我的人 开始接近,却感觉的远离 开始原始的迷茫从最初试的那一步继续迟疑 我的慌乱接近了不能理解的边缘 就这么游走,或者继续荒芜 没有[…]

⑴ 日子凋谢在阳光的奔跑里 到所有的花都凋谢了 所有的蝴蝶都回家吃饭 腐烂的气味才出来 粘稠得像发霉的牛奶 ⑵ 商业街上的小孩都很干净 花花绿绿的衣服 包裹着 即将凋谢的身体 ⑶ 不会有人看到我 天黑了 我也看不到别人 像藏在尸体里的苍蝇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