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日,和谐的社会沦落到我的头上,博客,WAP站通通不能访问,拜佛烧香也无济于事。去某些相关站点拜读一些及时文章后才知道,和谐了。现在是24号,和谐后的第四天,所有的数据都没了,还好我有备份的习惯,但所有友链都丢失了。难过,除了难过都没有。[…]

最近什么心思都没有,什么都写不出来。希望朋友们原谅。———— 扎藤 2009/02/04 00:19 “新年”我不愿提及的词汇,对于年龄的增大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厌恶。但我却感觉到可怕的衰老,你知道的,衰老并不可怕,可怕在于感觉到他,触摸到他[…]

深夜,在黎明到来之前,从游戏上下线,没有困意,很想写一些东西,不是给谁看,而是安慰自己.并非寂寞,即使是,我也不会承认. 一个星期的自我放纵,没有白天黑夜的泡在魔兽游戏里,砍杀,也遇到些好朋友,一起聊天,做任务,升级,打装备.可,我还是快乐[…]

几天,一直写不出任何东西,难以形容的现状,我想,我在折磨自己,从月初到现在,半个月时间体重减了4斤,每天只吃一顿饭,然后就是不停的喝水喝水,排泄排泄,狠命的想把自己抽空才觉得过瘾,解恨. 我的小房间,客厅的一半,距离南面的阳光有四堵墙的距离[…]

时间,凌晨0:13,一切变成了昨天,我在试图总结这一天中的一切,这仿佛早已成为一种习惯,总结,提取,抛弃一部分,留下一部分.那么昨天,我想应该是快乐的,对,应该这么认为,我肯定! 熟悉的女人,熟悉的男人,我的朋友,兄弟姐妹,我们吃饭,畅谈,[…]

阿姐,我承认,我真的没出息,我又一次开始想你,这次没有那么突然,只是工作间隙在楼道里吸烟的时候,突然就那么一下,停顿了.就在电梯门开了的时候,我看到一位可爱的姑娘,这让我想起了你的年轻,还有你的无聊和寂寞,你的毫无计划的青春. 我记得你曾经[…]

阿姐,我在想你,在这如墨漆黑的夜.我想,你原本知道,这所有的一切我更本无法忘记,,虽然你曾说过我的没心没肺,但你却没有告诉我,这一切是我依然无法用现有的理智驾驭.天黑了,我看不到你的怀抱,你的影子像一张被漂白过无数次的白纸,皱巴巴却又狠狠的[…]

那是一堵放弃防守意识的堡垒 隐隐的蹲在战场的阴影里呕吐 背弃而逃离的耳朵找到了回来的路 在幽冥的灰暗中用诅咒的言语抚慰生命 冰是睡着的水,人是亡者的魂

-这- 我是一只病态的鸟 步履蹒跚 对于现场 充满疑问 -乱码- 鱼儿亲昵地从孤寂支更鸟的盆骨中穿过 终于再也没有什么再可以放弃 独自看着门房后唯一生长的花朵渐入梦境 安静得如同一面被炮火轰炸后破碎的墙壁 我只想和孩子在一起,单纯眼睛闪着洁[…]

塑料的香味升起,整个屋子失去了真实感,而我呆在这里,并且沉默。身边走过一只妖气十足的猫,而从窗户飞过的人们拥有着木头似的肢体,面上僵硬,头发沸腾。也许我应该跟着他们一起飞,让景物在眼角滑过,来不及顾盼,来不及眷恋,来不及牵挂。可是我只是一棵[…]